山海花語的札記
常言道:「人生七十才開始」,孔子有云:「七十而從心所欲,不踰矩」;對於陳明善先生而言,曾經走過戰火動亂及離鄉背景的歲月,在邁入人生第四個廿年的中際,回首過往的離合悲歡,心中的悠悠之情,早已沉澱在藝術創作的思緒裡,並昇華為賞心悅目的色彩,展現在他的繪畫之中。
陳先生於民國二十二年出生在四川萬縣,十七歲那年有感於國家的危亡,想要貢獻一己之力,而滿懷著抱負,毅然投筆從戎,加入了青年軍的行列,在國民政府退守台灣時,陳先生便隨著部隊抵達金門,而後移防台灣本島;民國四十二年以準尉任官服務於陸軍部隊,曾先後擔任過幹事及指導員的職務。民國五十九年陳先生離開了獻身服務廿年的軍中,完成了前兩個廿年的人生經歷。
從小就喜歡塗鴉的陳先生,在加入了軍中服務後,並未忘記對繪畫的興趣,且有幸能與水彩畫家管執中、水墨畫家謝以文兩人服務於同一單位,三人亦師亦友,相互砥礪和學習,也更加堅定要將繪畫當作一生的志業,希望有朝一日能成為一位專業的藝術家,因此在藝術創作的歷程中,始終如一,也從不敢有一絲怠慢鬆懈的念頭;他努力勤耕的藝術成就,雖不及頂尖知名的前輩藝術家,而在同輩繪畫家中,算是少數經營有成的,他對於目前在藝術創作的成果上,雖然不表滿意,但是對於自己曾經付出的努力和辛勤耕耘的過程,確有滿滿的肯定和自信。在時代動盪變遷的劇變中,靠著自我開創、不棄不捨的精神,從生疏到熟練,由學習到自成一格,並先後獲得第二十屆文藝獎章、第三十屆中華民國畫學會金爵獎以及第十八屆中興文藝獎章等獎項的肯定,這都是後起效法的典範。
回想起在軍中刻苦習畫的歷程,就像有說不完的故事,深刻記憶在腦海裡,提到那段物資缺乏的年代,他曾用柳樹燻燒成碳筆作畫的時期,嘴角也淺露得意的微笑。陳先生從事藝術創作四十餘年,擅長於水彩畫,因為喜歡山與海的大氣勢,早期常以山、海為創作主題,也因而培養出宏大的胸襟和前瞻的遠見;近期則開始嘗試以油畫顏料加入調合油劑,經稀釋後再以水彩乾濕並用的技巧,把水彩透明渲染的特點突顯出來,尤其對於潑灑渲染的掌控,收放的恰當自在,也表現出了中國水墨畫的形式意境。陳明善先生以油畫顏料來替代西方水彩和東方水墨的創作嘗試,充分表現出西洋水彩的艷麗和中國水墨的韻味,同時也將西洋油畫顏料的運用特性,提昇到藝術的另一層境界。
陳先生自民國六十六年舉辦第一次個人水彩展後,至今已舉辦過四十餘次的個展,也分別參加過多次國外的展覽活動,可謂經驗豐富,部分作品也獲台灣省立美術館及高雄市立美術館的典藏,國外也有許多的喜愛者收藏他的畫作。平日除了繪畫,也曾擔任過台灣省美術館開館籌備委員、全省美術館及國立美術館展品評審委員、台中市文化中心諮詢委員及席德進基金會董事等十餘個公私立單位之工作;此外,陳先生也熱心參與社會的公益活動,主動捐出畫作義賣救助,充分發揮藝術家對時代社會的責任感。
談到傳統與創新,他認為一位畫家的風格,需要一段長時間的培養,而紮實的根基是畫家成功的不二法門,在創作的過程中,要從傳統出發,待基礎穩固後,創新才能有真正發揮的空間。勇於打破藝術的禁忌,大膽用色嘗試突破,是陳明善先生信守的原則;近期以稀釋油畫顏料的創作,是傳統與創新的結合,作品中大量採用紫色系的顏料,而對於紫色的表現和聯想,他談到紫是由藍、紅兩色的混合,一般含有祥瑞的特徵及意涵,畫面中點綴出的紫色,給人一種安定穩重甚至有種浪漫的感覺;至於創新的嘗試,近來陳先生以收集的電子數位零件,經過組裝拼貼再加上顏料彩繪後,表現平面裝置藝術的創作,是他結合科技產物與傳統技法的新嘗試,整體畫面呈現抽象的表態;對於應如何表現抽象的意涵,他認為抽象是具象的轉型,一幅好的抽象作品,要有具象繪畫的深厚基礎,才能表現出豐富的線條和內容,對畫家的功力是一種考驗。
藝術創作的過程是孤獨的,除了要有堅定的意志和不懈的努力,來嘗試啟承與突破外,對於藝術生涯的規劃,也要有一份不爭與無悔的心裡準備,因為藝術創作所能耕耘出的成效,並非是一比一的對稱,所以無法等量出價值,只有透過藝術家在精神上的昇華和執著,才能培養宏觀的思維與獨到的技巧,不落庸俗、不隨波逐;至於執著則要帶有些許的傻勁,保有對生命事物的純真與帥氣,方不至於在功利主義的世界裡迷失。

 

.
創作者介紹

2501

dnjelst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